伯鱼可是职业痴汉

啥也不会就看看

只是对以前一个梗的执念而已 _(:з)∠)_

幼年时,他与他相遇于学堂,他笑他又傻又呆却把配玉赠于他。
年少时,他们暗生情愫他却被皇上认为私生子领回宫中,他没能和他说声再见。
青年时,他被立为太子,他发奋苦读只为见他一面好好道别。
壮年时,他是皇上,他是新觐大臣,他宣誓效忠于他。
皇历四年,国事动荡,他握着手里的染血配玉,泣不成声:“你还没…好好与朕…道别呢…”,他徘徊在忘川边,只求与彼岸的他道一声,“勿念”。